iWeekly - 世界公民的行动读本

August 06, 2014

深度:以色列被妖魔化了吗?



自哈马斯2007年控制加沙以来,似乎没做过太多值得敬佩的事情,它是残酷、狭隘的,它的宗旨是反犹太主义,它向以色列发射火箭弹,并建造地道用于杀害或绑架以色列士兵。它知道挑起以色列的攻击会造成数百巴勒斯坦平民死亡,从而引起世界的同情。而且哈马斯的实力比以前弱了,在这次与以色列的军事冲突中,它完全处于下风。

相比之下,以色列是中东最成功的国家,是创意、发明和企业的中心。以色列在加沙的战争中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大多数国民都团结在士兵背后,并且以色列得到了美国国会的支持。然而它赢得了战役,却输掉了世界舆论。

上一代的欧洲年轻人会在以色列的农场上度假,1976年,当以色列突击队在乌干达恩德培机场解救出犹太人质时,西方世界都为此而欢呼。

但是随着以色列人对巴勒斯坦土地的持续侵占,同情巴勒斯坦的情绪开始蔓延。在加沙遭袭击以前,23个国家的公民接受了以色列对世界的影响是好还是坏的民意调查,调查结果为负26%,仅高于朝鲜、巴基斯坦和伊朗。越来越多的欧洲人认为以色列是种族主义的,即便是在坚定支持以色列的美国,认为以色列对巴勒斯坦采取的行动非正义的人数也比2002年上涨了5%,达到39%。而在18至29岁的年轻人中,支持以色列的人仅占四分之一。

许多以色列人认为如今人们对以色列的敌意是以色列长期以来被妖魔化的结果,在某种程度上他们说的没错,对一个国家采取高标准,可以是一种赞美,但对批评以色列的人来说,道德标准常被当作棍棒使用。法国爆发的反对加沙战争的活动演化成了对犹太教堂和犹太人企业的攻击。

难怪许多以色列人觉得世界是反以色列的,并且他们认为很多人对以色列的批评不过是为了掩盖自己对犹太人的厌恶。但以色列人不应该忽视舆论,不仅因为对一个基于自由理念而建立的国家来说,舆论是非常重要的,也因为一些外国批评家的观点是正确的。

这一切都要从加沙的暴力规模说起。在过去的几个星期里,有大约1800名巴勒斯坦人死亡,相比之下以色列的死亡人数是64个士兵和3个平民。不管哈马斯有多野蛮,对于一次造成这么多儿童死亡的军事行动,没有一个民主国家会感到高兴(更不用说以色列驻华盛顿大使所声称的应该给以色列士兵颁发诺贝尔和平奖了)。遭重创的加沙推动了人们对哈马斯的支持,而温和的巴勒斯坦人原本是以色列谋求和平的最大机会。

更重要的是,以色列应该听一听批评者所呼吁的两国方案,目前这仍然是最有可能实现的唯一的方案。在他们共享的土地上,巴勒斯坦人的数量可能已经超过了以色列人,如果无法实现两国方案,那么以色列人面临的要么是永久的非民主占领,剥夺巴勒斯坦人的公民权,要么是一个犹太人为少数族裔的民主国家。

如果以色列继续在其占领的土地上修建定居点,那么和平就更难达成了。

以色列在加沙创建了一座巨大的露天监狱,决心对包括哈马斯在内的加沙人进行封锁,这样就会有越来越多的巴勒斯坦人感到愤怒。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表示以色列不能放弃对约旦河西岸的安全控制,因为害怕它会遭到伊斯兰主义者的袭击。这也就意味着巴勒斯坦温和派的所有希望都破灭了。

以色列已经以加沙人的痛苦和鲜血为代价赢得了这场战役,内塔尼亚胡很快就有机会向世界证明他听取了批评的意见——他可以带着谋求和平的诚意回到谈判桌前,而以色列真正的朋友都应该敦促他这么做。


Powered by Modern Media